老子有钱娱乐注册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公司简介 >

永不止息的疼痛在提醒我真实与存在

来源: http://www.gwcom.com.cn发布日期:2017-06-12 10:37
很久以前,海边,明媚的阳光,蔚蓝的天空,蔚蓝的大海。
少女在海边欢笑、嬉戏,长发飞扬,淡蓝色飘逸的纱裙,百合花一样干净的面容,眼睛里闪烁着梦想和爱情的光芒。
她在对一个人笑,在与那个人追逐嬉戏,仿佛有一个模糊的一闪而过的影子,可是镜头里却看不见,再努力都看不见。
她和那个人来到了高高的山崖,岩石伸入海中,夜色如墨,明月皎洁,星光满天,大海开始起风浪了。风吹起她单薄的纱裙,她很快乐,还有些忐忑、兴奋,将与爱人在月下的海边缠绵,少女心中满是羞涩和期待。
她走到山崖边,转身对他笑,银铃般的娇媚的笑声仿佛让浪花都轻快起来了。岩石错落,风越来越大,有些站不稳。她轻轻拉住被海风掀起的裙裾,对他伸出手,想让他过来,扶住她,或者可以抱住她……
电光火石的一瞬,她被推下了山崖。
 
一切都来不及反应,少女坠入了冰冷漆黑的大海,被风暴和海水吞没。
只有害怕,濒死的恐惧。
然后,就是挣扎和搏斗,在海上浮起又沉没,喝下了冰冷苦涩的海水,游泳,喘息,不顾一切地抱住浮木,腐坏时又一次次放弃。只有紧紧守住一个信念,唯一的信念:靠岸!靠岸!
月光和星光见证了这次罪行。少女在喘息时,凝望明月和繁星,有时要依靠回忆仇恨来让自己支撑下去,有时又要拒绝回忆带来的痛苦,怕自己因绝望而死去。而在一切回忆和拒绝之中,那凶手的样子却永不可见。
在风暴和海浪中不知挣扎搏斗了多久,时间仿佛失去了意义,海水和黑夜的颜色渐渐融进了她的身体。
终于,看见了地平线,看见了海岸线,最后,看见了岸。
 
她自大海深处踉跄着走向沙滩,一步一步,脚步从虚浮到沉稳,淡蓝色的纱裙变成了深蓝色的职业套裙,象深夜和深海的颜色。飞扬的长发成了紧紧挽住的结。
少女已经死了,自大海深处重生的,是一个心冷如冰的女子。
 
她瘫软在地上,任泪水肆意横流,那积聚多年的浓重的夜色和深海的冰冷,随着泪水流出了身体,被禁锢的身躯渐渐松了下来。
你叫什么名字?我轻声问。
  一个名字渐渐浮现出来——深蓝。
 
第16章 默认分章[16]
 
  失眠象影子一样跟着我。
在路上说:你不要逃,你明明知道那个点快要来了,要挺住,往死里整。
在路上说:一将功成万骨枯。我们彼此都是对方牺牲掉的人,只有过了这一关才会好。
 
我满怀感激又满心悲凉地听着,心被一阵巨大的疼痛淹没。
他说得是对的,因为了解,因为看得清楚。我知道没有人会给我如此真实深刻的反馈。
但是真实真的太残酷太沉重,这世间不存在那颗万能的灵丹,难道是我一直还不死心?
 
心越来越冷,我已不觉悲伤,只剩下疲惫。
命运让我在一次又一次强迫性重复中翻滚挣扎,究竟想让我明白什么?
连追问也是一种病态,徒让自己生厌。
 
所有一切都有如烟花,掠过我的生命,然后逝去,幻灭。
只有寂静如故。
只有那永不愈合的伤口,永不止息的疼痛,在提醒我真实与存在。
 
回首再回首,在那灯火阑珊之处,空无人迹。
最后,灯火熄灭,声影俱寂。
原来,古人的诗词都是自我安慰的自娱自乐。
 
在寒冷的长夜里,我们无数次擦身而过。
用美丽的文字温暖自己,温暖彼此。
在寂寥中认出彼此的寂寥。
 
在苛求与付出中上下求索。
在等待与绝望中失去年华。
在坚持与放弃中,我们伤痕累累。
 
黑暗太黑了
我找不到出口
真的有出口吗?
 


此文关键字: